拉萨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结构

派即全球化海外建筑设计在上海

来源: 2018年11月23日

派即全球化 ——— 海外建筑设计在上海

站在上海南京西路上海商城和明天广场的高层平台眺望,脚下上海商城所在地,原是犹太商人哈同的花园府邸。这两幢建筑都是由美国建筑师波特曼设计。从南京西路高层建筑内望去

派即全球化海外建筑设计在上海

,涌现出的是华丽伟岸而争奇斗艳的高层建筑,中信泰富、恒隆广场、上海展览馆(中苏友好大厦)、锦沧文华大酒店还有更多不知其名的建筑。这些建筑多是由海外财团投资、外国建筑公司设计、在过去20多年里冒出来的。它们的数量和集中程度在世界建筑史上、城市史中绝无先例。房屋建成,屹立在中国,而其构思和设计却来自异域,这些舶来建筑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城市?如何影响到普通市民的生活?

波特曼外国人的茉莉花

美国建筑师波特曼在20世纪80年代来上海投资发展南京西路上的上海商城。

上海的建筑师们认为,上海商城是外国人唱的一曲茉莉花,他想说中国话,但却是洋腔洋调的。中轴线对称,坦荡荡一直到底,与中国传统建筑的走不通的中轴线有很大不同。

上海商城的塔楼高165米,一度为上海最高建筑和密度最大的地块开发。在其建造后的十多年里。周边不知造起了多少时髦建筑,很多都出自于外国名事务所,但上海商城和波特曼酒店却一直保持着较高的租用率和焦点入住率。波特曼酒店一直是西区、南京西路高档生活的所在和象征。到波特曼酒店去见客人,在上海商城购物或订购飞往国外的机票,一直是上海人艳羡和觉得体面的事。

环球金融中心月亮门到金属扣

选址于浦东的环球金融中心用双层电梯和四个空中大堂,服务于办公、酒店和观光层。该楼的建筑高度升高后,原来的全混凝土结构成为外包混凝土的钢巨柱、巨型斜撑、钢斜梁等。比起9.11遇袭的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上海的环球金融中心更为稳固安全,结构更重,混凝土的核心筒更耐火,每12层设置避难层,所有区域都装有自动喷淋系统。

环球金融中心顶部的圆洞,使为缓解高层的风压,在顶部挖大洞,成为月亮门,与东方明珠互为呼应。这一设计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因特殊原因引起争议。过后,这幢楼的月洞门,先是在圆洞中加以横桥,继而是将下部抹平,最后索性改为梯形。月洞门变成了金属扣。环球金融中心未建之前的设计改动,使人们看见城市标志建筑所承载象征意义的重要。

中国设计中心

在普利茨克建筑奖(相当于建筑界的诺贝尔奖)设立的二十多年间,亚洲获奖的三人,全是日本建筑师,其中安藤忠雄最为年轻。上海同济杨浦科技园公司争取到安藤事务所来上海设计中国设计中心。

十多年来,沿同济大学周边形成了建筑设计集群,各种设计公司、装潢公司、图文公司等建筑设计上下游空司在校区周围的赤峰路、四平路、国康路冒出,每年产值几十亿人民币,创造了上海的奇迹。这些不断滋生的公司对办公楼的需求殷切,因此就有了中国设计中心这个项目。

大剧院流行全国

1994年,上海大剧院由法国夏邦杰建筑设计事务所和华东建筑设计院合作进行设计。上海大剧院的构思源自于中国的亭,在一片仰天翻翘的弧形屋顶下,设置通透的公众活动空间及观众厅。大屋顶由东西两侧的六个楼、电梯井作为支撑,上有观光餐厅俯览人民广场。大剧院地上八层,地下两层,总建筑面积62803平方米。建筑主体总高40米。

1933年,称作GrandTheatre的大光明电影院在南京西路落成,这个美国ArtDeco式的电影院轰动了上海和其他城市。65年后,新的GrandTheatre又在当年的跑马地,现在的人民公园建成。白天,大剧院接待着全国各地来的观光客,入夜,灯影璀璨,衣香鬓影。

当上海大剧院接近完工之时,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开始向世界各地征求方案。上海和北京的两个大剧院对其他省市皆有深远影响。不论贫富,几乎所有的省会城市和富裕的中小城市都在建大剧院、歌剧院,尽管在中国,通俗歌曲远比歌剧要流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珠三角一带将卡拉OK歌厅都称作歌剧院)。

一城九镇重拾万国风格

上海的一城九镇计划作为一次即便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也绝无仅有的大规模造城运动受到从中国到世界范围,从各类媒体到市井大众的广泛关注。民们为此展开激烈的讨论。凡对方将这种做法看作是消费文化催生的布景化的迪斯尼乐园或上海早期租界文化的延续。而赞成者则认为只要普罗大众接受即可,至少,这样可以改变以往小城镇千篇一律的风貌特征。

金茂大厦SOM的中国宝塔

金茂大厦建于上海浦东陆家嘴金三角中心区。它的设计者SOM研究了中国的宝塔,在立面上以阶段性的缩进逐渐加快向上的节奏。每一个楼层段的层数依次为:16、14、12、10、8、7、6、5、4、3、2、1,每一楼层段由0.75米的缩进。塔楼的外墙由铝板、玻璃组成,外饰密密层层的不锈钢条,给人纤细向上的垂直感。裙房的外墙主要由黑色花岗石和水平的不锈钢构件组成。远看,塔楼的银色基调与天空融为一体,近看,条条精细的竖线条映现着光影的变化。夜晚,泛光灯照射在层层退进的立面上。金茂大厦既是20世纪末上海滩的时髦产物,又暗含了中国的宝塔形象,受到海内外建筑师的交口称赞。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每次来沪,必住金茂酒店,他称,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