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经济

华太讲堂第23期建筑与建筑之外

来源: 2018年08月25日

华太讲堂第23期:建筑与建筑之外

论坛参与人:

徐建伟:华太设计总经理

曹晓昕:中国院副总建筑师

王明贤:中国文革美术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副所长

程大鹏:度联体建筑事务所主持 建筑师

时间:2013年4月19日14:0016:30

地点:华太设计工场

特别支持:新浪微博大屏幕

媒体支持:新浪、焦点、搜房、建筑畅言、建筑英才、筑龙、UED、far2000

曹晓昕:大家好,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曹晓昕,我的工作单位是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T空间研究室。我来给大家介绍下参加今天活动的人员,这位是王明贤老师,王明贤老师大家都非常清楚,他自己本身是一个艺术家,但同时主要是长期关注建筑评论和建筑文化的动向,同时也是一个建筑文化的推广人。另外一个是程大鹏,他是在我们建筑圈里很特殊的一位建筑师,因为他以前的身份和我一样,也是大院的建筑师,他是来自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他有大院的经历并不妨碍他现在的工作,他现在有相当的时间在从事着纯艺术的工作,大家有兴趣可以到798,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工作室,他现在有很多的艺术品被境外的博物馆收藏,他是真正的跨界。如果还稍微做一点建筑之外的东西,应该讲我的一只脚的重心还是在建筑,像程大鹏已经把重心都甚至于探出了建筑圈的圈外,这是我和他的一个最大的差异,我们现在还不能叫惺惺相惜,有点过分和肉麻。但是我们俩确实非常谈得来,但是徐总我想在座的可能是都比我熟悉,我们之间也都有过一两面之交,今天也是我觉得包括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边看到华太这样的空间的改造和空间设计也非常的棒。这件事我觉得原来我把这个事跟大家交代的更清楚点,原来一直想请我来这做一个类似报告的一个讲座,我觉得我自身的能力问题,还有我觉得有点偷懒,觉得太累了,大家可以在一块聊聊,可能是一个更为放松的方式。因为现在很流行叫聊就撂建筑跨界或者跟建筑的关系。我们不太愿意起这样的题目,在我看来做建筑跟做艺术好象不存在跨的问题,跨界首先要有一条界才能够叫做跨界,我本身认为这就是一件很模糊的事情。

中国院副总建筑师曹晓昕先生

所以我也不认为叫做跨,同时说建筑和艺术的关系这事就更难分了,因为艺术和建筑,不能说建筑不是艺术,我和程大鹏,如果说建筑和艺术这时从一个原则的问题来讲没法并列的来聊,也是一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概念。所以我就一直起不好这个题目,但是我又不想纯粹的聊建筑的事情,这种情况下我想说说建筑和建筑之外事,后来也没想好这个题目,其实是我的文字语言能力不够,就干脆叫建筑和建筑之外了,等于有了今天的话题。实际上我今天来也是跟您有点像请教,我觉得像我们现在在做的类似于家具的设计,可能很多人也看到我们做的箱包的设计,等等就是建筑之外的设计。

想归纳一下怎么样一个关系?您认为应该怎么来说起?是作为一个艺术的机缘的根长出了不同的枝叶,还是说不跨界,就说建筑这行也不能这么说,但我自己其实又不太同意作为跨界这个词,因为界没有,你要先把界划清楚了才能说跨。所以我特别想从理论的高度把这个事说一下。

王明贤:我觉得曹总的很多佳品严格来讲不是跨界,也是建筑师的本身工作,如果你是中国的现代建筑师就做建筑,所以显得曹总能力很强。中国1952一个调整把中国大学的建筑细都归到理工科大学里面,当时就觉得建筑师的文化和艺术的方面的内容有所影响,这么几十年来整个中国的建筑师变成这样了,60年代发现中国建筑师在做一些新的探索,就像张勇,他做建筑设计也做服装和产品设计,还有王硕还做建筑和电子的。曹总也做一些作品。艺术家化作,有的是艺术家但是建筑品位做得也挺高的,都非常好。

所以我想这实际上是一个互补,所以当下当代是一个知识综合的时代,所以其实还不能跨界。所谓跨界就是大概这几年大家有个观点,但真正说到艺术界跨界还不是,比如在798的展览,就把影象、装饰等各方面的因素综合起来了,所以我是觉得。

曹晓昕:我特别同意您说的东西,因为我做的还是跟静态视觉有关的,像皮包一样,我觉得我的包是缩小版的建筑。

王明贤:能做小能做大,想听听你做大怎么做。

曹晓昕:为什么说跨界很多都觉得我做了房子,同时再做皮包?其实对我来讲做大型的规划,规划可能在座的大部分都知道,应该知道什么是规划,不是我的规划,不是小区级的,也不是一个我们作为一个规划完了之后我们出一个形态,再产生一些导则性的东西,实际不是,我们是从开始什么都没有,然后就是建筑师直接进入到规划,实际上更愿意把交通、市政、人口以及规划作为像我们做建筑,好比建筑的水、电、结构,作为一个不同的工种来支持这个项目,是不同的。这里你会发现我们原来的真正的规划是有很大的欠缺的,为什么?好比建筑原来我们都是叫结构、水、暖、电,好象是有房子可以建,这里面完全可以不需要,因为在座的想想一个房子如果有了结构、水和电这个房子是可以建的,但是为什么要由建筑师建筑

华太讲堂第23期建筑与建筑之外

,我觉得建筑师可以从设计学、人类学、美学的层面上把这个因素综合起来,把所有的工种对接起来,产生一个比原来的基本需要的层面上提升一个层面的东西,这里面融合了很多文化的内容,还有很多社会学的,所以规划也是这样。我觉得是把这些工种真正的集合起来,形成一个力量,真正的散发出人文的,而且从社会发展和历史的角度说,这样的规划对人类社会的推动才有更大的价值,才不至于把这个道路铺的最少什么的。就像我们做建筑师一样,我们的结构、水、暖、电,他们自身的专业体系可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只有在一定层面上上升到一个层面上,让它不再是一个自身的一个小范围内来探讨问题,这个我觉得可能就把一个事情展现到另外一个层面上。

上一页下一页

随机文章